当前位置:首页 » HTML/CSS

C# 函数式编程 —— 使用 Lambda 表达式编写递归函数

2017-12-25 14:20 本站整理 浏览(10)

最近看了赵姐夫的这篇博客http://blog.zhaojie.me/2009/08/recursive-lambda-expressions.html,主要讲的是如何使用 Lambda 编写递归函数。其中提到了不动点组合子这个东西,这个概念来自于函数式编程的世界,直接理解起来可能有些困难,所以我们可以一起来尝试使用 Lambda 来编写递归函数,以此来探索不动点组合子的奥秘。在阅读过程中,我们可以使用“C# 交互窗口”或者 Xamarin WorkBook 来运行给出的代码,因为 Lambda 表达式中的变量,类型大多会被省略掉,直接阅读起来可能有些难懂。

首先用常规手段写一个递归形式的阶乘

int facRec (int n)
{
    return n == 1 ? 1 : n * facRec(n - 1);
}
facRec(5)
// 120

那么如何使用 Lambda 表示阶乘的递归形式呢?Lambda 是匿名函数,那么就不能直接在内部调用自己,不过函数的参数是可以有名字的,那么可以给这个 Lambda 添加一个函数参数,在调用的时候,就把这个 Lambda 自己作为参数传入,从而实现递归的效果:

delegate Func<int, int> F(F self);

F fac = (F f) => (int n) => n == 1 ? 1 : n * f(f)(n - 1);

fac(fac)(5)
// 120

您可能已经发现了,我没有把 F 定义为接受两个参数,第一个接受一个函数作为参数,第二个是要求阶乘的值,返回一个 int 结果的形式。这其实是一种函数式编程的做法——任何包含多个参数的函数都可以写成多个只包含一个参数的函数的组合的形式,我们把这种操作叫做“柯里化”,例如:

int sum(int a, int b, int c)
{
    return a + b +c;
}
Func<int, Func<int ,int>> fSum(int a)
{
    return (int b) =>
    {
        return (int c) =>
        {
            return a + b + c;
        };
    };
}
sum(1,2,3) == fSum(1)(2)(3)
//true

虽然fSum的返回值类型看起来有些鬼畜,但是完全是 C# 自己的原因——不能自动推断方法的返回值类型。

接着回到我们的探索过程,注意到第3行出现了f(f)这样的东西,那么可以把这种表达式提取出来,作为参数传入。

fac = (F f) => (int n) =>
{
    Func<Func<int,int>, Func<int,int>> tmp = (Func<int,int> g) =>
    {
        return (int h) =>
        {
            if(h == 1)
                return 1;
            else
            {
                return h * g(h - 1);
            }
        };
    };
    return tmp(f(f))(n);
};

fac(fac)(5)
// 120

现在,可以看到第 5 行返回的函数看起来挺像我们最开始定义的普通形式的递归阶乘,何不尝试将其提取出来,然后在 fac 中调用。

Func<Func<int, int>, Func<int, int>> fac0 = (Func<int, int> g) =>
{
    return (int h) =>
    {
        if(h == 1)
            return 1;
        else    
        {
            return h * g(h - 1);
        }
    };
};
fac = (F f) => (int n) =>
{
    return fac0(f(f))(n);
};
fac(fac)(5)
// 120

这下我们的 fac 函数就变得简短了很多,但是其中仍引用了一个在外部定义的函数,这让他变得不够“”,所以可以把这个函数作为参数传入

delegate F NewF(Func<Func<int, int>, Func<int, int>>  g);

NewF newFac = g =>
{
    return (F f) => (int n) => g( f(f) )(n);
};

// 等价于
newFac = g => f => n => g(f(f))(n);

newFac(fac0)(newFac(fac0))(5)

重复的东西又出现了,可以把newFac(fac0)提取出来,这样的话就需要一个接受 F 类型函数并返回一个 Func<int, int> 类型函数的东西——其实就是前面定义的 F 啦~

F sF = f => f(f);

sF(newFac(fac0))(5)
// 120

现在接着尝试把fac0从两层括号中解放出来,以实现柯里化。所以首先就需要定义一个接受跟newFac类型相同的委托作为参数,并返回一个委托,这个返回的委托接受一个参数,参数类型与 fac0 相同。

delegate Func<Func<Func<int, int>, Func<int, int>>, Func<int,int>> NewSF(NewF newF);

NewSF newSF = newF =>
{
    return (Func<Func<int, int>, Func<int, int>> g) =>
    {
        var f = newF(g);
        return f(f);
    };
};

newSF(newFac)(fac0)(5)

newF 是一个 NewF 类型的委托,返回值的类型是 F。注意到 newFac = g => f => n => g(f(f))(n),这是一个纯函数,可以直接代入到newSF之中,所以上面的newSF可以进一步化简。首先用泛型化简 g 的类型,在泛型的特例化之后,g 的类型跟上面的 newSF 里面的 g 的类型其实是一样的。newSF的参数 newF 可以代换为 newFacnewFac(g) 的结果类型是 F ,也就是上面的 f,因为 f 需要把自身作为参数,所以就重新把 newFac(g) 作为参数传给 newFac(g) 返回的委托。

delegate T Y<T>(Func<T, T> g);

Y<Func<int, int>> y = g =>
{
    return n =>
    {
        return newFac(g)(newFac(g))(n);
    };
};

y(fac0)(5)
// 120

还记得我们得出 sF 的过程吗?接着把上面的 y 化简一下

y = g =>
{
    return n =>
    {
        return sF(newFac(g))(n);
    };
};
y(fac0)(5)
// 120

然后写的紧凑一些

y = g => n => sF(newFac(g))(n);

看看我们现在得到的成果:

sF = f => f(f);
newFac = g => f => n => g(f(f))(n);
y = g => n => sF(newFac(g))(n);
y(fac0)(5)

由于 C# 并不是一门函数式的语言,Lambda 表达式不能直接调用,必须要转换成委托类型才可以直接调用,所以导致了 y 函数依赖另外两个函数,不过由于依赖的两个函数都是纯函数,所以没啥影响。但是上面的式子仍可继续简化,下面我把 newFac 定义在 y 表达式的内部:

y = g =>
{
    return n =>
    {
        NewF localNewFac = localG => f => localN => localG(f(f))(localN);
        return sF(localNewFac(g))(n);
    };
};
y(fac0)(5)

可以看到 localNewFac 接受一个 localG 作为参数,然后返回一个 lambda 表达式,然后在第6行把 g 作为了实参传递给 localNewFac,这么看来,localNewFac 其实没必要接受一个 localG 作为参数,只要在闭包中捕获外部的变量 g 就好了

y = g =>
{
    return n =>
    {
        F localF = f => localN => g(f(f))(localN);
        return sF(localF)(n);
    };
};
y(fac0)(5)

由于有 sF 的存在,编译器就有能力推断 sF 的参数类型,上面的代码就可以简化为:

y = g =>
{
    return n =>
    {
        return sF(f => localN => g(f(f))(localN))(n);
    };
};
y(fac0)(5)

现在,我们就可以得到下面两个式子:

sF = f => f(f);
y = g => n => sF (f => m => g(f(f)) (m)) (n);
y(fac0)(5)
// 120

现在来重新审视一下 fac0 的类型,可以将其定义为下面的样子

delegate T FT<T>(T f);

FT<Func<int, int>> newFac0 = (Func<int, int> f) => n => n == 1 ? 1 : n * f(n - 1);

忽略类型不看的话,这个 newFac0 跟最开始定义的 fac 简直一模一样!接下来就重新定义一下 Y 的类型,使其能与 FT 类型兼容:

delegate T YT<T> (FT<T> f);
delegate T SFT<T> (SFT<T> f);
SFT<Func<int, int>> sFT = f => f(f);
YT<Func<int, int>> yt = g => n => sFT (f => m => g(f(f)) (m)) (n);

yt(newFac0)(5)
// 120

SFT 是一个辅助类型,因为 C# 里面不能直接调用 f => f(f) 这样的表达式。FT 是一个泛型的递归表达式的类型,可以用来定义任意的有递归能力的 Lambda。YT 定义了一个高阶函数的类型,可以用来递归调用一个匿名函数:

yt(f => n => n == 1 ? 1 : n * f(n - 1))(5)

再回过头去看最开始 fac 的使用方式: fac(fac)(5),如果我们把 facnewFac0 表示的 Lambda 表达式叫做 fn(f),其中 f = fn(f),这里出现了递归的定义,毕竟 fac 表示的是一个递归函数。也就是说 ffn 这个函数映射到了自身,这在数学上叫做“不动点”,例如 f(x) = x^2, 那么 x = 1 时,f(1) = 1,那么 x 就是函数 f 的一个不动点。

所以 yt(fn(f)) = fn(fn(f)) = fn(f) = f 好吧,其实这里我也有些混乱了

所以 yt(fn) 这个函数计算出了函数 fn(x) 一个不动点,也就是 f ,人们就把 yt 称为 不动点算子(factor) 也就是 Y Combinator。


参考链接:

https://blog.cassite.net/2017/09/09/y-combinator-deri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