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我的这几年(十四)-伤感六月

2008-12-02 13:27 本站整理 浏览(2)

从那以后我被调入市场部工作,主要工作内容为管理网站和市场方面的相关工作,主管市场的副总裁是一个非常开明的领导,他鼓励年轻人做事情要有霸气,要敢想敢做,他会给我们做后盾。我们每次开会的气氛都很融洽,我也大胆的发表自己的看法,因为在大学里我自己学了很多管理方面的知识,因此我的见解并不外行,相反多次得到领导和同事的重视及采纳。我和刚共同承担了一个大型的市场研究课题,摸底中国的产业状况和新的市场机会,我们奋战了一个月,出了一份非常不错的报告,我后来翻阅那份报告,发现那份报告的质量是绝不亚于现在的咨询公司写出来的报告的,我们做了很多实地调研,参研了大量的国内外资料,很遗憾因为多次搬家那份报告可能已经找不到了。或许,只是或许也是因为那份报告的分量,我后来得以顺利地进入北京的那家S公司。我在公司很快就转正了,人力资源经理找我谈话,说正在考虑我的位置,可能要去接替东做董事长助理,我并没有在乎做什么位子,我只是想能够在这里好好的做点事情,能够帮公司做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就够了,我服从公司安排。

六月,我们答辩的日子,我的论文题目是《电子商务》,或许是已经轻车熟路了,写论文和论文答辩都没有太多印象。六月,那是个分别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开始破坏自己所有不能带走的东西,现在想来可能那是因为一种人将分别的不安使然。我们在工大路的美咪不知道多少次烂醉如泥,喝完酒后就是抱头痛哭,然后搀扶着走回我们那已经不能再多睡几夜的宿舍,不知道多少夜晚,我们的几个兄弟都是彻夜不归,那时已经不是去看录像了,而是喝大了以后不知道在哪里睡了,我们真的很痛!

六月,我往返公司和学校,往返学校和车站,我们能在学校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们扳着指头数着。監湖,10栋,南区,工大路… 我们即将暂别你而去,这里装载着我四年的回忆… 武昌火车站,望着火车缓缓启动,我们失声恸哭,或许我们今生不能再见,这是怎样的一种遗憾…六月,我同样要送磊离开,他要踏上南去的火车前往深圳,我到磊的宿舍楼替磊把那个笨重的箱子提下来,他的同班同学眼睛已经哭得红肿,我们搭了四个出租,浩浩荡荡的队伍涌进武昌火车站,上车后我忽然说不出话,我拿出200元钱塞给磊,让他一路保证,我硬挺着不要眼泪流出,他说他会照顾好自己,我还是哭着下了火车,望着火车消失在六月武汉的热汽中。我送走了万亮,又送走了所有的同学,留在武汉的男生还有我一个。

学校要清理毕业生宿舍,因为公司宿舍在开发区,我暂时不想离开学校周边的环境,于是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房子,月租120元,那是一间不足10平米的毛坯房,是七层楼的二楼,是学校附近的城中村村民为了得到政府的高额拆迁赔偿款临时加盖的,床是那种还带着木头刺,一使劲就能垮掉的床,房屋墙壁还挂着水泥灰,质量可想而知。即使那样的房子我也满足了,毕竟是一个能够安身的窝啊,累了我可以在那里睡觉,热了我可以在那里冲凉,我花10块钱买了一床棉絮垫在床上,把学校的被子拿到出租屋里,把我的书和衣服用一个蛇皮袋提到出租屋,也算安家了。从学校搬出来时,我的床底和宿舍阳台塞满了书和报纸,收废旧报纸的大叔喊了三个小伙子搬了5趟才搬走,那是我四年思索的见证,如果是现在我不会卖的,我会留着,闲着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以前自己在看些什么。大学四年就这样过去了,美好的大学生活已经不属于我。四年前,我提着一个旅行袋两手空空来;四年后,我提着一个旅行袋走了,不同的是袋子里多了一张学位证和英语专业八级证书,这是我的骄傲,也是父母和姐姐的骄傲,回首这四年我没有白来。